第四十章冬月难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汉小生     书名:我之青春告白书
    回教室时,薛姎如释重负般接过梁辰手里的旗杆,说道:“我都担心你和木老师吵起来,没想到你居然头一次这么老实。”

    “没办法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再怎么能言善辩也斗不过木老师这个拥有绝对实力的狼婆子啊!”

    薛姎居然听到了梁辰屈服的语气,过去的一年半里,他从来是得理不饶人,连教导处魏主任都难逃他的毒舌。薛姎看着梁辰难掩自己的惊异,感叹道:“梁辰,你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啊!”

    梁辰转过头给了薛姎一个白眼,夺过自己的旗杆走在了前面。

    薛姎的惊异复制到了周茵脸上,梁辰推开教室门时,正碰着她在饮水机前接水,梁辰看着她的,她看着梁辰,两人仿佛中了定身术,一动不动。直到热水溢出了杯子,周茵才一下恢复了动作。

    “你这是见了鬼啊!”梁辰调侃道。

    周茵笑嘻嘻地答道:“我这是见了老母猪上树,觉得不可思议。”

    “我就说吧!今日里你格外反常。”薛姎从门外走进来,在梁辰背后说道。

    跟在后面的刘秉坚也说:“确实,一反常态。”

    梁辰不觉得自己反常,向来他都认为自己是个明事理、通情理之人,与他人争辩从来都求一个“理”字,只是他人不讲理时,梁辰方才说些恶毒话而已。

    周二下午,太阳刚刚露出个头来,又躲去了云层之中。上课时,梁辰的脑子里总是跳出来木老师变成大灰狼的模样,时而又觉得这样丑化木老师不好,毕竟天地君亲师,她占着最后一位。

    最后一节自习课,由于运动会的事情,木老师便交代唐蕊让大家休息一天。梁辰是没有休息的,周茵除了解梦胡扯天下第一,便没了其它独步武林的一招一式,运动会的事情到全落到了梁辰的身上。

    周茵成了梁辰身边的小吏,给他递过一张张的报名表。

    “薛姎怎么还要去跳高,她的腿不要了吗?”

    “她自己要报的名,不是我逼的。”周茵吐了吐舌头说道,“况且我们班没几个能拿名次的项目,薛姎的跳高是最有可能的一项。”

    “运动会的名次对我们班重要吗?木老师都说了:重在参与。她的腿本来就有伤,再摔一次可能就是骨折了。”

    “那你说换谁参加?”周茵有些为难。

    梁辰环视了一周教室,说道:“换成唐绮。”

    “那你去和唐绮说,我可不去。”

    梁辰白了周茵一眼,嘲讽道:“我就没打算让你去。”

    整整一节课周茵和梁辰都在忙着把高二七的运动会报名表输入到电子表格中,临着下课,才勉强做好。梁辰走唐琦课桌旁,无情的宣布她成为了跳高的新人选,唐绮想要拒绝安排时,梁辰悄悄咪咪的在她耳旁嘀嘀咕咕了半天,唐绮仿佛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同意了。

    放下了元旦汇演,梁辰依旧没得到休息。下了课,杜若便在楼梯口堵住了梁辰,他的货到了。梁辰跟着他到了开面馆亲戚家的二楼,忙活了半个小时,两人连外卖都没点,便飞奔回了学校。

    梁辰踩着上课铃声的末尾进了教室,在座位还没有回过气来,薛姎便甩给了梁辰一张印着两篇英语作文的A4纸。

    “什么时候背完?”梁辰问。

    “今晚一篇,明早早读一篇。”

    “老曾真禽兽,只放了一个星期的假。”

    “这点你到是死性不改。”

    “这是对封建压迫阶级的愤怒呐喊。”

    “你就怒喊吧!反抗越激烈压迫越强大。”

    “哼!他日我若为青帝,先灭英来后亡美。”

    梁辰喊出了最后一声激昂的口号,但还是乖乖的背作文来。梁辰这个学期对英语亘古未有的努力,当然主要是因为老曾对他无休止的压迫,他的成绩只要有一次没考及格,即便只是一次小测验,梁辰几乎失去了空余时间,老曾似乎和其它五科的老师签了什么秘密协议,他们把梁辰彻底卖给了万恶的英语。

    木老师进教室时,梁辰还在闭着眼背英语作文,这是他的独家秘笈,直到木老师在讲台讲话,梁辰依然没停下,木老师以前是默许了的。

    “梁辰,你负责一下男生舞旗的训练。”木老师说到梁辰时,他才一下反应过来,但脑子还是:I fully uderstand why we are not comfortable about it。

    “啊!我不是不用负责元旦汇演的事了吗?”梁辰猛地抬头,疑问道。

    木老师一下变了脸,质问梁辰道:“我今天下午讲得是不是一堆废话。”

    “不是啊!”梁辰老老实实地答了一句,到木老师耳里,如何听着都是一句“瞅你咋地”。

    “一点集体荣誉感都没有。”木老师双手环抱在身前,胸中忽闪闪蹿上一股火气,她作为班主任的强盛气性瞬间笼罩了整个教室。

    “首先我讲话的时候你就没认真听,在搞些其它板眼(事情),今天下午排练就露出一副难堪的脸色,是不是不得了了。”木老师开口说了四川话,不是愤怒至极,只是他在教室训我们最习惯用四川话。

    木老师说完,梁辰的腹腔里似乎有一条蚯蚓在蠕蠕拱动,接着一条变成二条三条无以数计的蚯蚓在空空荡荡的腹腔里翻搅攻掘,梁辰直觉得木老师真变成了吃人的狼婆子,她之前所默许的行为成了她攻击梁辰的利器,他的心里一下子涌起了憎恨、愤怒、伤心,以及种种复杂的感情。梁辰现在看木老师的感觉犹如是一只在五颜六色的花丛中跳舞的蝴蝶,看到了它化作蝴蝶之后蜕下来的十分肮脏的蛹壳一般。

    他如刀一般的眼神向木老师飞去,他举起手中的A4纸,问道:“这不是您默许的吗?”

    “我从开学时候就强调,我说话的时候第一不许接下句,第二不许做其它事,是你把我对你的宽容当成了纵容。”木老师把纵容说得很大声,像是要震慑住梁辰一般。

    “那好,这件事我错了。”梁辰站起来给木老师深鞠一躬,“但是之前您是不是说过要我休息,要我放下元旦汇演的事。”

    木老师嘲讽似的撇过头去,咧嘴一笑,“所以你心里不安逸我,所以你就带头吊儿郎当的排练,这就是你作为一个班长该有的行为。”

    “我并没有您口中所谓的吊儿郎当式的排练,我只是觉得您不应该捅了我一刀后,在我捂着伤口疗伤时劝我大度一些,您不觉得这未免也太······”梁辰把“太”字咬得很紧,他不愿意把木老师当成是一个敌人。

    “别说了。”唐蕊在中间拦着两人的锋芒,破声的话像是一道天堑阻隔了木老师和梁辰的争吵。

    梁辰把“无耻了些”四个字憋回了嘴里,他借着唐蕊和稀泥的台阶坐下了,而他心窝里头着实火烧火燎,像有火焰呼呼喷出,灼伤了喉咙口腔和舌头,梁辰的眼里有一缕失望的柔情和一缕那说的悲哀掺和着动人的神光,他实在不再能把眼前这个女人当做自己的朋友了。而木老师或许真的觉得自己上个周六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她在讲台上站了三四分钟,那股子狮王一般的强势气息还压在高二七身上,她绝不是一米五几那么简单。

    木老师最后留下了一句“好好上课”离开了教室,教室里的安静与沉默犹如经历过暴风雨之后的岛屿上出现的凄冷与宁静,所有人都害怕一出声后引爆刚刚平静下来的战场,安静不好吗?木老师总是嫌他们吵闹,安静好,还是安静好。
我推荐加入书签笔下文学
上一页我之青春告白书下一页我之青春告白书TXT下载阅读
 ** 作者:大汉小生所写的《我之青春告白书》为转载作品,我之青春告白书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之青春告白书最新章节,而笔下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之青春告白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之青春告白书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之青春告白书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