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龙处成 第八十四章修为与发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个王杀才     书名:这个副本有毒吧
    周恒见两人近在咫尺却看不见自己,心中明白肯定是阵法起作用了,于是便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过了一阵,就听玄袍人道:“真是奇怪!山下的兄弟传来消息,并未看见那人下山,怎么就找不到了呢?莫非附近有什么山洞不成?”

    两个人站在那里四处观瞧,结果看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青袍人搜的有些累了,嘴里不耐烦的嘟囔道:“师兄,回去吧,这么辛苦地搜寻,用得着吗?我们玄阴教什么东西都不缺……”话未说完忽然被打断。 玄袍人瞪他一眼,口中狞笑着道:“嗯?观主怎么交待的?漏我教名者,死!”

    周恒心中一动:“怎么又是玄阴教的爪牙?看来势力不小啊,羽翼竟然延伸到王屋山来了。 ”

    那青袍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叫道:“师兄饶命,师兄饶命!”

    玄衣人面色阴冷地看了他好大一会儿,哼了一声,抡起宝剑一剑砍掉了他的左臂,冷冷地道:“先给你留个记号!长长记性,看你日后还敢再犯!起来,别在这装死!你我分头去找,那人面色灰黄,又扛着龟壳,极易辨认。”

    青袍人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一边服用丹药给自己止血,一边迈步离开。

    周恒不清楚对方实力深浅,更不知道周围有没有高手,所以决定放他们一条生路。(主要是咱也不知道打不打的过)

    过了一会儿,他换了另外一付面色发白的面具戴上,开始往山下走。走在路上,他发现每到一个关口都有两个人站在那里,眼睛一个劲盯着下山的人。

    那些人只看了他一眼,见他相貌不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很快转过脸去。

    回到山下,周恒急忙催马南下。当务之急,他需要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服下灵龟髓丹。对于此种绝世珍品,很难判断服下之后会发生什么事。若是仰天长啸,抑或狂躁暴怒,不单会惊扰周围的百姓,还会引起修真人士的注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的运气不错,没过多久,还真的找到了一个无人的所在。

    王屋山东南七百里处,有一片黄河泛滥积淤而成的荒原,长八百里,宽两百余里,杂草丛生,了无人烟。由于沼泽遍布,普通人无法立足。仙佛之流也不愿去,他们只喜欢名山大川、洞天福地,哪里肯去那种泥淖污浊的地方? (像这种环境恶劣,又不牛逼的地方鬼才愿意去)

    周恒却决定到那里去修炼和御剑之法。他先在集市上寄托马匹,买了点吃食、饮水和衣服,又到附近的小山上用乾坤锦囊装了数万块山石,然后徒步走向大泽深处。他展开武功在草尖上掠过,不久来到大泽的中心地带,找了个地势略高的地方抛下木石,搭起一个长宽数十丈的平台,又用石头和杂草极其仔细地摆了个wojiuzhanzaizheli大阵,将平台全部隐去。 一切准备妥当,他取出玉心跌坐在上面,然后服下一粒灵龟髓丹,潜心修炼元神。一夜功夫,神识长高了一尺有余,已经有五尺高了不仅如此,修为也达到了旋照期后期。 看来龟髓丹果然有效!

    他饮了点清水,又服下一颗灵龟髓丹。这次练功的时间足有三天三夜。又长高了一些,已经能够举起百来斤重物。

    服下第三颗灵龟髓丹的时候,他足足静坐了九天九夜,这次神识终于长到六尺大小,为也变成了开光初期,并且初次开辟紫府。

    此后他没再服丹,只是催动神识演练青城剑法,剑光如银,像一条银蛇在低空盘旋。又过半月光景,终于成功在紫府内开出了一寸之地,可以收容放出飞剑,并可温养法宝。又十天之后,神识对飞剑的控制已经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这时他的功力已经跃升到开光后期。

    由于药物的补助,加上他超凡的资质,一流的功法,只是短短两年的时间,他的功力已经达到平常人修行的一两百年,只差一步即可进入融合期,就可以让神识变成元婴了。

    接下来要练的是神识与飞剑的融合以及身体的御剑飞行,那是实现白日飞升的第一步。 他锲而不舍地练了好几天,一连失败了上百次,都没有一次成功。即使勉强将神识附在飞剑上,也会很快分开,更别提整个人御剑飞行了。(注1)

    看来凡事不能操之过急,遇到困难的时候,必须想想别的法子。

    此时已是十二月中旬。一个人面对无人的荒野,孤孤单单修炼了数十天,他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孤寂,想要找个温馨的所在度过春节。

    周恒一边品尝苏州松鹤楼的乳腐肉、百鱼宴、诸老大粽子和苏州醇香,一边欣赏苏州的评弹,感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温馨、轻柔和灵巧。

    他喜欢江南水乡,喜欢那种溪涧纵横、绿水潺潺的感觉。江南的水,少有汹涌奔放的气势,只是长年汩汩地流淌着,培育出了江南人特有的温和柔美。

    除了潺潺绿水之外,他还喜欢苏州园林。“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要想悟道,有时必须另辟蹊径,死死地守在一个地方闭门造车是不行的。

    苏州的园林,以典雅淡朴、小巧玲珑著称。“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冠江南”。园林面积一般在方圆二三十丈,在建园手法上,运用建筑、假山、水池、花木,巧妙地把全园划分为主次分明、疏朗相间的大小空间,组合成各具特色的景区,并善于运用借景。因此,面积虽小,却不会有一览无遗的感觉,并处处入画,移步换景,引人入胜,给人以“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趣,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美”的享受。

    可惜这些园林大多是私家园林,所以周恒大多只能在外面看看而已。

    晚上的苏州也不寂寞,很多人打着灯笼出去逛街。

    周恒不急不缓地任意穿行,不知不觉走到一个灯火通明的楼前,门口站了好多人,大门两边高高挂了八盏大红灯笼,每个灯笼有一个大字,依次是“冬夜游园,以谜会友”,门牌上题着三个大字“拙政园”。

    门口的老头看他书生气十足,人又长得玉树临风,赶紧请他进去。(主要是身着得体,气宇轩昂。)

    园内灯笼无数,将诺大的园林照得亮如白昼一般。周恒顺着人流往前走,放眼欣赏园内风光,但见整个园林布局以水池为中心,各式亭轩楼阁临水而筑,形成朴素开朗、平淡天真的自然风格。堂北为主景所在,池中累土石作二山,西山上建“雪香云蔚”亭,题有文征明手书“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对联。

    东山上有“待霜亭”。两山之间,连以溪桥,山间遍植花木,岸边散种藤萝灌木,野趣横生。

    逛了一圈以后,他也像大多人一样,将目光集中在灯笼上。每个灯笼都有一个谜语。有些灯谜已经被破解了,留下的越来越难。

    不远处就有十余人围着一个灯笼打转。周恒走近前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打一字”。

    闲来无事,周恒看着上面的字谜,略思片刻,告诉守灯的童子:“这是个‘画’字。”

    守灯童子急奔而去,没多久又急奔而回,高叫着“又破了一个”。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过来,将灯笼上的字谜取下,递给他一把竹折扇。

    周恒笑了笑接下来。未走几步又见一灯谜,谜面是“忧愁幽思作离骚”,打一七言唐诗。很多书生打扮的人正围着灯谜苦苦思考。(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这个我看过。)

    周恒看了一眼就说这句诗是“似诉平生不得志”。

    众人不解。

    周恒道:“谜底出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琵琶行》,说的是琵琶女透过‘弦弦掩抑声声思’的乐声,来诉说自己不得志的生平遭遇。这个谜语的关键在于‘平’字,这是屈原的字,底意为‘似乎是诉说着屈原生世之不得意’。”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语文阅读理解满分!)

    如此一路下去,周恒盏茶工夫破解了十余个极难的灯谜,忽然那管家模样的人走过来,对他一躬到地,说道:“先生,我家主人有请。”

    周恒跟着那人来到一个阁楼上。阁楼地势很高,站在上面可以看到四面的灯笼和人群。

    一个五十余岁的儒生看见周恒进来,连忙离座迎接。

    宾主落座,下人奉上香茗。老者道:“贤侄才高八斗,不知是哪里人士?”

    周恒急忙谦让:“小生长安人。偶然猜中而已。”

    老者问道:“不知贤侄是否曾应试科举?”

    “正待明年参加乡试。”

    老人轻叹一声道:“若以才华而论,进士三甲亦有望也。可惜朝廷昏暗,不是入仕良机啊。”

    周恒躬身道:“却待先生开解。”(这种情况是要拉拢我呀。)

    老人饮了口茶,吩咐下人把门关上,然后道:“我见贤侄神清气朗,必非奸诈小人,也就实话实说了。如今圣上昏溃,宦官权盛,奸佞当道,残害贤良。老夫王献臣,本为朝廷御史,两年前因苏家灭门一事说了几句良心话,却遭奸人当堂辱骂,圣上不加劝阻,满堂文武噤若寒蝉。当时我决意退出仕途,告老还乡,回来后建了这个园子。”

    周恒心中略有思索,面上不动声色,问道:“不知当时辱骂先生的都是些什么人?”

    老人走到门口四周望了一下,回来低声说道:“大宦官王希以及权臣刘衡。”接着恨恨地道:“奸佞横行,无人可制啊。”

    两人聊了一会儿,颇觉投缘。周恒环顾四周见有不少书籍,他一向爱书如痴,不禁提出要瞻仰一番的要求。(其实我也是个读书人)

    老人也是个书迷,能有人欣赏自己的藏书高兴还来不急,尤其是这样的青年俊彦。他微微一笑,对着周恒招手:“跟我来。这些书只是摆设,算不得好书。我还有一个藏书室,收藏的都是举世罕见的珍稀孤本。”

    周恒跟着老人穿堂过户,来到一个小院,打开三道房门,进入一个房间,房间里充斥着檀香的气味。檀香是为保护藏书点燃的,可以防生书虫。书房里并没有很多书,总数不过千余卷,不过大都是失传多年的古籍。(也不知道这老爷子为了得到这些书用了怎样见不了光的手段?)

    周恒赞不绝口,回头一瞥老人,老人已有点洋洋得意起来。(狂吹彩虹屁,商业互吹)

    他从乾坤锦囊里取出在终南山得到的诗词,递给老人看。

    老人接过去开始没当回事,翻开一看是李白的真迹,收录的诗词竟是平生仅见,立即连声感叹,爱不释手。(按这个情况,我就不应该手贱拿出来)

    周恒笑道:“这卷诗就送给先生了。”(反正我也用不上,还不如来换一些利益)

    老人嘴上想客气一下,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手里还握得紧紧的。(确认了,你前辈子绝对是西游记里面的观主)

    周恒对那些古书很感兴趣,趁机说道:“我想年关这几天到先生这里来读书,不知可否?”(主要是李白那首诗好像只有一次的效果,不过按这个来算的话,以前的各种大能恐怕都是有修为在身)

    老人简直像捡到了宝贝一般,急忙道:“好啊!你在哪里下榻?不如搬过来住吧!我这里房子多,多你一个更加热闹。”说着催下人跟他去搬行李。

    周恒看老人这么热情,也就搬了进来。

    第二天一早,有人端来热水帮他梳洗,然后请他去客厅用餐。老人已经等在那里了。两人匆匆忙忙吃了点心就来到书房。

    周恒首先浏览了一下书目,发现有六百余本很有价值,其余内容大都看过,不需再读。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他现在神完气足,阅读能力也加强了数倍,一本书几下就可以翻完,同时也就记在心里。

    虽然他已经放慢了速度,无奈书太吸引人,结果还是越看越快,一上午竟然看了九十余本。(鬼知道有没有隐藏的好处)

    老人在旁边看着不太高兴,到中午的时候实在忍住了,埋怨道:“贤侄,你不用看那么快吧?囫囵吞枣不是读书之法。”

    周恒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记住了。”然后随便拿出一本书来,“这是我一个时辰前看的,第十七页第十五行是“兰生幽谷,不为莫服而不芳。舟在江海,不为莫乘而不浮。君子行义,不为莫知而止休。”

    老人接过书看了一下,果然一字不错,禁不住惊呼起来,一脸惊愕地看着周恒:“你,你,简直是神仙啊!这怎么可能?”(过目不忘,难道不是读书人的必备技能吗?)

    周恒从乾坤锦囊里取出《道藏总览》递了过去,道:“先生,我这里也有本书,不但能延年益寿,还能增强记忆。您要不要看看?”

    :

    老人翻开看了看,颌首道:“黄老之学啊,我也曾喜欢过,早年在国子监的图书室看过《道藏》,当时热衷功名,没有用心。这本书看来讲述的更加全面,高屋建瓴,很好!”说着从一个书橱的暗格里摸出一卷书来,道:“看看我这本,跟《道藏》是一路的,说得很是玄奇,只是很难明白。”(废话,长生不老谁不喜欢?)

    周恒打开来看,见是一本《列子补遗》,里面只有一章,赫然是《列子御风行空心法》,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有了这篇心法他就能修炼身剑合一了!文章不长,只有短短数百字。他一眼看过去就记住了,然而却感到字字珠玑,直扣心弦。

    回头看时,老人也已经沉浸在《道藏总览》里。良久,老人自言自语道:“到底什么是气?怎么才能令丹田发热?”

    周恒知道,老年人精气衰竭,炼气极其困难,普通人百日筑基,老年人恐怕一年也难以成功。于是他取出一粒自己炼制的补中益气丸,递给老人道:“服下这个试试。”

    老人接过丹药,凑近鼻子闻了闻,觉得有股淡淡的香味。又抬头看了周恒两眼,看到的只有真诚。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将丹丸放进嘴里。(不不不,你看到的是我对我炼丹实力的真诚)

    半个时辰后,老人忽然起身对周恒深深鞠躬,无限感慨地道:“真要谢谢贤侄了,我觉得身体轻盈,力气充沛,就像年青了十多岁,而且丹田温热,看来可以修炼丹道了。”

    ps:注1,之前主角练习了,是用神识握住宝剑,现在修行的是用神识融入宝剑当中,一个是用另外一只看不见的手操作宝剑去对决,,一个是宝剑本身就是你的那只手,相当于低配版的人剑合一。
我推荐加入书签笔下文学
上一页这个副本有毒吧下一页这个副本有毒吧TXT下载阅读
 ** 作者:一个王杀才所写的《这个副本有毒吧》为转载作品,这个副本有毒吧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这个副本有毒吧最新章节,而笔下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这个副本有毒吧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这个副本有毒吧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这个副本有毒吧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