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我们分开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兔冲冲     书名: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你懂什么是什么是爱吗?”林芃琬克制着自己在哭出来的前一秒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她无助的抱住膝盖哇地一声难过的哭了出来。

    她坐在落地窗前几乎整整一个晚上,想了不知道多少的事情才努力的强迫着自己不能在接着喜欢谢彬郁了。

    有尊严、有底线的那才叫爱,受了伤毫不留情的知道扭头就走的那才不至于让自己在这样一场不对等的感情里面彻底的失败。

    林芃琬在临近下个月订婚之前收拾好了很多东西,提前在外地联系好了朋友找到了一处住的地方,她早就已经打算走了,在订婚前夕就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都办理了托运。

    她从小到大在对着谢彬郁的时候都是那样的没有主见,都是那样的死心塌地。可林芃琬沉浸在自我感动之中,激动之余竟然忘了问谢彬郁到底爱不爱她,心里到底有没有她,这才使得她现在如此的绝望与狼狈。

    订婚的前一天,林芃琬收到了很多亲密朋友们的祝福。她跟谢彬郁这一场订婚宴并没有公开,谢彬郁行事低调,怕外界媒体影响了自己的生活,仅仅是通知了一些重要的朋友亲眷,那一场婚宴到来的人甚至是没有超过两百人。

    几乎没有圈内的人,大多都是圈外的亲朋好友。

    林芃琬在订婚前的晚上被马涣接到了谢彬郁家里,谢彬郁像是在门口等了她很久一样,顶着满身风霜在见到林芃琬的那一刻,他几乎立刻就下了台阶亲自将车门打开。

    当他看到林芃琬穿的不多的时候,甚至是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到林芃琬的肩膀上来,只可惜林芃琬被温暖包裹的时候,心里面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她哪怕是可笑却并不愚蠢,知道这一场并不公平的爱情里面,总有一个人要及时止损,才不会两败俱伤。

    谢煓煓也像是等了很久,看到林芃琬回来的时候跑到她的跟前跟她道喜,“琬琬姐,明天就是你跟谢先生的订婚宴,祝你一定幸福呀。”

    “借你吉言。”林芃琬垂着眼睛没有去看身旁的谢彬郁,她将披在自己肩膀上的外衣随手脱下来放在一旁,“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林林。”谢彬郁眼巴巴的看着她,“我熬了汤,盛一些给你喝。”

    “不用了。”林芃琬缓慢地眨了眨眼睫,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来,不知道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拒绝谢彬郁。

    好奇怪啊。她明明都已经决定要放弃谢彬郁了,她明明都已经决定不要再去喜欢谢彬郁了,却在面对他拒绝他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难过。

    难过的她几乎快要呼吸不过来。

    谢彬郁讷讷的站在那里,看着林芃琬上楼的身影,从心里面涌现出来的茫然几乎将他给包裹了。他大概是真的被林芃琬这样冷冰冰的态度给伤到了,却又只能这样的无措。

    “琬琬姐心情好像不太好呀。”谢煓煓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谢彬郁的脸色,“我将礼服拿给琬琬姐看,她一定会很高兴的,毕竟那可是谢先生费了好多的心血才定制好的呀,全世界只有那么一件。”

    即使谢煓煓心里面泛酸快要将她给团团裹住了,她不可抑制的嫉妒林芃琬。觉得谢彬郁是真正的将林芃琬给捧在手心里面当成公主了,礼服是谢彬郁亲自设计的,只是一件订婚礼服光是制作出来就花了三千万,这还不算其他的配饰。

    那件订婚礼服被谢彬郁专门空了一个房间出来放着,因为担心落了灰上面的塑料袋还没有被扯下来。

    谢煓煓伸手一寸一寸的去感受那件礼服上织绣出来的花纹与碎钻,每一下都舍不得将手放开。她甚至想要代替林芃琬嫁给谢彬郁,恨不得这件礼服的主人是自己,甚至是心里阴暗的想本来就应该是自己。

    “琬琬姐,你要不要去看一眼你的订婚礼服呀?很漂亮,被谢先生专门腾出一间屋子来放了。”谢煓煓十分热忱的半拽着林芃琬拉到那间屋子里面。

    不可置否,其实当林芃琬看见那件礼服长裙的时候心里面动容了那一瞬,可是很快理智压倒了那一丝不该有的动容,她应该爱的有原则有底线,说好了要离开谢彬郁就是一定要离开。

    如果她连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了,那么以后她还有什么资格被人来爱呢?

    “琬琬姐,明明都知道谢先生不喜欢你了,你怎么还要跟谢先生订婚呢?”谢煓煓站在林芃琬的伸手,透过那面巨大的镜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林芃琬,“我以为琬琬姐是个有尊严的人,看来谢先生的面前什么尊严都可以不要呀。”

    林芃琬透过那面镜子和她对视,对于她的挑衅没有丝毫的恼羞成怒,“如果喜欢一个人要从中作梗来使人愤怒,那你一定很失败。”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样的把戏,你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希望你对着谢彬郁的时候一直都能保持你的楚楚可怜之姿。”林芃琬看着那件礼服,冷笑一声,“哪怕是这件衣服我不穿,那也轮不到你来穿。”

    谢煓煓被她说的话给刺激到了,嘴上再也不叫着‘琬琬姐’了,她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扭曲,“林芃琬,你不过也就是一个可笑的替身,哪里来的资格来看不起我呢?”

    “即使谢彬郁不爱我,他也依然会安然无恙的护着我,我在他心里也依旧是不同凡响的存在。”林芃琬一点都不将她放在眼里,“收起你那些自作的聪明,我只是不想理你,不代表你可以挑衅我。”

    她无视谢煓煓的愤怒,狠狠地将人推到一旁。哪怕是身后不远处就是那件谢彬郁亲自设计的礼服,林芃琬转身开门都没有一丝流连的情绪。

    林芃琬和谢彬郁的婚宴是在游轮上进行的,年纪小的时候她不懂事,只是在电视里看见游轮觉得很拉风,并且当时还天真的跟谢彬郁说以后订婚结婚一定要在游轮上举行的。

    她甚至是夸张地说,天空与海水衔接成一色,海的中心有一抹白是游轮,游轮里面有她跟她的新郎。

    宴请的宾客不多,却全都是真心实意祝福他们的。林芃琬听着那些祝福的时候,眼睛里沾染了一些湿润,她以前以为两个人喜欢就可以在一起,现在兜转才知道,实则是相知容易相爱难,携手容易到老难。

    谢彬郁从头至尾的眸光都落在林芃琬的身上不曾离开半分,敬酒的时候有人说,“谢先生好爱林小姐。”

    谢彬郁对着人礼貌一笑,难得笑的眼睛都弯了,他说,“谢谢。”

    林芃琬勉强对着人一笑,捏紧了手里的酒杯,微微侧头对着谢彬郁小声说了句什么,谢彬郁对着在场的宾客致歉,“我跟林林有些悄悄话要藏起来说,大家自行方便。”

    外面已经很冷了,海上的风几乎要将人给吹走。海水波纹冲的游轮微荡,林芃琬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有那么一瞬间想一个人藏起来,去一个谁都不能发现的地方,也不被谢彬郁发现的地方。

    “我那天问了叔叔一个问题,我问叔叔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爱,叔叔现在可以给我回答了吗?”

    林芃琬看着谢彬郁的时候是那样的认真,谢彬郁脸上的任何表情她都不想错过。

    “林林,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等婚宴结束,我在将这个答案仔仔细细的告诉你好吗?”谢彬郁突然有些害怕,他害怕在这样的时候林芃琬说要走,那么他该要怎么挽留才能获得她的原谅呢?

    “你说不出来呀。爱一个人很容易说出来的,睡觉会说,吃饭会说,甚至是上厕所的时候都会说。”林芃琬突然间觉得自己可悲,风吹的她头发有些凌乱,“不爱是相反的,自然觉得难以启齿说不出口。”

    “林林,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可是我觉得我爱你这样沉重美好的事情三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我想要慢慢的说给你听。”谢彬郁诚恳的看着她,眼睛里面逐渐湿润。

    他很害怕林芃琬说不在喜欢他了,很害怕林芃琬不跟他结婚了。他这个年纪再也没有什么是比失去林芃琬更加害怕的了,“我,我害怕失去你。”

    “不是。”林芃琬几乎是带着哭腔说,“你被人高高的捧着,恭维着,你根本早就不懂什么是爱了。”

    她看着谢彬郁,一字一句的开口说,“爱的本质是公平的。是我爱你,你也爱我。如果你不爱我,我却要拼了命的来爱你,难道有一天我不会觉得累吗?这不是爱,这是毫无底线又十分廉价的盲目追从。”

    林芃琬的眼泪不易察觉的流了下来,“我爱你,但是我也应该是有底线,有原则,有尊严的。爱最根本的尊重是不应该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最起码应该是明确的、单纯的。而不是将我当成另一个人来爱,如果你这样来对我说爱,那么你没有把我当成独立的个体,你不尊重我,你让我觉得我自己本身就很廉价。”

    “可是,我不想做一个廉价甚至是不配有被爱资格的替代品。”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正的经过深思熟虑,早就考虑好了的,包括现在说出口的也是,“谢彬郁。

    海上的风吹在身上几乎是透骨的寒冷,但是两个人都感觉不到是冷还是暖了。

    谢彬郁几乎快要崩溃,“你为什么不能听我说呢?林林,你知道我开始学着爱你,我想跟你结婚也是真的。”

    “可是我爱你从来没有学,这几乎是我的本能。但是我现在累了。”林芃琬说出了谢彬郁最不想听到的话,“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我推荐加入书签笔下文学
上一页影帝他心有白月光下一页影帝他心有白月光TXT下载阅读
 ** 作者:兔冲冲所写的《影帝他心有白月光》为转载作品,影帝他心有白月光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影帝他心有白月光最新章节,而笔下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影帝他心有白月光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影帝他心有白月光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影帝他心有白月光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